矩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矩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市城隐形人配图

发布时间:2020-03-04 14:53:19 阅读: 来源:矩形管厂家

自助银行里,他们蜷缩在一角享受片刻温暖;商铺门口,他们日复一日地讨要赏钱;街道转角处,他们互相推送着一碗别人施舍的面条。

他们既被心地善良的路人怜悯,他们又被大多数人忽视,他在城市中不停行走,却总是得不到关注

满面尘土的流浪老人

穿行闹市的拾荒者与匍匐街头的乞讨者

无家老人靠拉琴为生

一碗面两个人吃

2013年12月,这个冬天开始的时候,九江天气刚刚变凉,在南湖路上来了一对中年夫妻。我不饿,你吃,男人的声音说,他把碗推向女人。女人又推回来,我不饿,我已经饱了。他们面前的碗里是剩下一半的面条。

男人姓余,从安徽来的。他说家里种了田,但是这点收入赶不上生活必需品的涨价。他和妻子来到九江,乞讨为生。老余的背后背着一把土琴,是他自己做的。他并不打算空口白牙地乞讨,虽然自己什么也不会,他也希望可以弹唱一曲换一口饭吃。

他面前的碗里的面是刚刚经过一家面馆,老板盛出来给他的,半天下来,他也就讨了这碗面,夫妻两共同吃一碗面,谁也吃不饱,谁也舍不得吃。

对于为什么不去找份事干,老余有些吞吐,他没有说原因,但从他扭捏的神情中,能看出他有难言之隐。或许在每个流浪者的背后,都有着一些难以开口的故事。

老余说,家乡的土地现在空着,他们没有信心种下去。身无分文的夫妻俩是一路逃票坐火车来到九江的。为什么选择在这里停留,老余说,这里离家近,想回家不难,但他也没有打算在这长期待下去,走到哪里算哪里。九江我可能只是暂时停留一下。

讨债的天天都来

严敏敏在京九大市场做食品饮料生意,守店守了十多年,她自认是个人精儿。做生意久了,什么人都看过了。她说,起初,店里隔三差五会来些衣衫篓缕的人,给个几毛钱对方就会满意离开。现在每天这里都会来不下三个讨饭的,有男友有女,有老有少,他们站在门口也不进来,伙计送去面值不到一元的硬币,往往都不能脱身,现在几毛钱根本没有用,别人看也不看,就一直站着,直到我拿出一元钱甚至更多钱。

严敏敏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好说话,她也曾想过不要这样助长不劳而获的气焰,也曾尝试不予理睬这些门前的不速之客。但是那些人好像隐形人一样,要不就那样站在门前不走也不说话,完全不理会别人的眼光,要不就有过分的,站在那里破口大骂。

有些人还会编词出来,又是唱又是说,反正就不是什么好话。严敏敏是打开门做生意的,总不愿意被咒,没有办法所以就只能服软了。

又一次,来了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人,严敏敏看着面熟,知道是来讨赏钱的,但是因为没有零钱,就让伙计送去一瓶饮料,岂料来人不但不满足还破口大骂起来,一边敲杯子一边大声咒骂。没有办法,严敏敏只好掏出十元把他请走,惹不起啊惹不起啊。

现在,严敏敏学乖了,每天她都会在桌子上准备一些一元硬币。本着和气生财的想法,京九大市场几百家店铺基本都不会吝啬这么些零钱,一路下来,估计他们收入不少。

在严敏敏的店门口,记者碰到了一个前来乞讨的老人。老人自称姓林,双木林,七十多了。老林的口音很难辨识,他说自己晚上会住在自助银行里,不过要很晚,太早了会有人来赶,尽量不想别人注意到自己。

他也实话实说不想去救助站,自己需要乞讨才能回家过个好年。他从河南一路乞讨来到九江,再过几天,他就准备北上然后回家了。

穿行闹市的拾荒者

在四码头步行街附近的开店的店主都认识郑老头,当然他们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的故事,只是每天都能看见他拖着大垃圾袋来来往往于八角石和烟水亭之间的步行街上。

这几天天气渐凉,街上的人不多,郑老头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他想找些吃的。记者叫住他时,他正站在信华广场前,淅淅沥沥的雨点落下来,他没有打伞,雨滴从帽檐滴落。说起自己的故事,郑老头的神情倔强。

前年腊月二十八,80多岁的郑老头还在驻马店家中,他前几日接到一个朋友的邀情,让他到九江来帮忙放牛放羊,薪水很高。他带着一些存款带着一些日用品就挤上了南下的火车。到了九江交了押金后,就再也没有看到朋友的身影。和他一样的老乡还有几个。现在有的回了河南,有的和他一起留在了九江。被骗了!提起过往的经历,郑老头没有愤恨,没有愁苦,甚至没有无奈,他大声笑了起来。我不偷不抢,我自食其力。他把背上的袋子放下来,展示里面装的饮料瓶子,他每天要在这段路上跑上十几个来回,就是为了收集这些饮料瓶。

所幸,这些微薄的收入也能维持他现在日常所需。问他住在哪里,郑老头眯起眼睛,他说他住的地方老九江都知道,因为那里有很多他这样的人。煤球厂?郑老头点点头,他说,自己曾经去过救助站寻求帮助,但那里的人说不接受外地的人。现在住得暖,吃得饱,他已经很好了,回家的火车票钱他还差几十块钱,只是目前他还要留在九江。

我要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郑老头说。对于现在的生活他并无怨怼,可是他对骗子的行径耿耿于怀,我要告他!

郑老头在说话的时候,经过的路人都会往这边看上几眼。还有一个年轻的姑娘走过来拿出五元钱给他,他拒绝了,我不是讨饭的!他咧开缺牙的嘴笑了,皱纹一道道在他的脸上绽开,又多又深刻。

在这座城里,在我们大家都在享受生活的时候,这群人却在艰难的生存着。在胡乱穿搭的衣服上,我们仿佛看到了他们秩序混乱的人生;在他们或痴或嗔的眼中,我们也看到了一丝挣扎求生的坚强。

这周开始,天气越来越冷,年味越来越浓。我们四季如一地上班、上学,只是偶尔经过城市繁华角落,看到一抹篓缕衣衫,听闻一声无奈叹息,我们才会注意到那些蜷缩在一角的城市隐形人。

记者 周慧超

淄博定制防静电工作服

聊城防静电工作服订做

淄博工作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