矩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矩形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揭开金华散装水泥盗运销黑洞-【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8:04:50 阅读: 来源:矩形管厂家

揭开金华散装水泥盗运销黑洞

在浙江省金华郊区的洪源、新狮、山咀头一带,聚集着一批河南籍驾驶员,他们都是大货车司机。国有水泥厂的运输权拍卖以后,他们受雇于灌装水泥车车主,每天往返于水泥厂和工地之间。然而,在一些车主的唆使或高额利润驱动下,他们中的一些人每天多了一个去处——散装水泥收购点。这些人一般从水泥厂装满水泥运到工地,卸掉几吨水泥后,将剩余的水泥以每吨150元的价格卖给散装水泥收购点。在婺城区和金东区,这样的散装水泥收购点至少有十余处,其中最为集中的是婺城公安分局至婺城工贸区路段,这里散布着8个散装水泥收购点。作者经过连续几天的暗访,了解到金华的地下水泥销赃市场从1992年、1993年就陆续出现,1997年至2000年达到高峰。按一人一天偷两吨水泥计算,一年下来,不法收入达到20多万元,比一年能赚到的运费要高出两三倍!■缘起普通农民大曝内幕前不久,新闻热线接到一个匿名举报电话,称“有非常重要的事实情况反映”。7月14日下午,相关人员如约和赵君(系化名)见面。赵先生自称是金华一位普通农民,认识许多专门给婺城区一些工地运送水泥的拖拉机司机,在一次随熟人购买水泥时,他偶然发现他们运输贩卖的水泥总是非常便宜,往往比市场上同品牌水泥便宜15%~80%,甚至不乏“尖峰”、“申华”等耳熟能详的品牌。但这些水泥并非来自正规销售公司,而是现场包装的,包装的袋子也不是水泥专用纸袋,而是各种式样的面粉袋。一问果然来路不正:都是工地上拉水泥的人“剩”下来的。于是,赵先生多留了一个心眼。从去年春节起,每次跟熟人“车货”(从散装水泥收购点批发水泥卖到其他工地)时,他都记下这些所谓散装水泥收购点的地址和规模。从他掌握的情况看,市区西北角的洪源一带至少有8个大小不一的散装水泥收购点,有的摆放了多只大型散装水泥立罐,有的一天交易量达60吨~80吨。他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最后总是不了了之。最后,他决定将这份历经一年写成的“事实情况反映”和方位图亲手交给值班记者。担忧桥梁工程质量赵先生告诉记者,他现在最担心的是一些桥梁、房地产工程的质量,因为被盗的水泥原本大多是要供应给这些工地的。由于不排除水泥厂承包车主及其雇用司机与工地看守内外勾结的可能,直到工程后期,施工方才会发觉水泥的实际用量和预算严重不符,这时候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偷工减料,比如使用强度等级低一些的水泥。如果是小工地,也可能委托“车货”的拖拉机手到散装水泥收购点批发一些便宜的水泥。所以在婺城区、金东区一些地方形成了“偷了工地、卖回工地”的怪现象。据透露,婺城区白龙桥镇、金东区一些乡镇的农民建房也都“慕名”前往洪源批发水泥,如果是用来粉刷,还无大碍;但这些便宜水泥往往是各种牌子混合成的,配比度不同,混合后产生化学反应,砌墙容易造成硬度不够。 ■现场水泥收购点像迷宫连日来,记者对赵先生反映的部分散装水泥收购点进行了暗访。7月16日上午,记者跟随金东区钱彬(系化名)以购买者的身份前往环城西路一处散装水泥收购点。根据赵先生提供的方位图,我们先找到了位于凉帽山货场对面的金华市化肥厂,这是一个废弃厂区,地形复杂,岔道众多,路面高低不平,宛如迷宫。我们进入原化肥厂大门口,赫然看见“金华华工水泥机械厂”的牌子,进入厂区,又有水泥机械厂的牌子。根据牌子上的箭头,我们沿着厂中厂“金华万昌物资有限公司”的围墙前行约200米,只见一处大操场比其他地方地势高,且周围长满了一人高的荒草。正当我们感觉一无所获时,一辆拖拉机从我们身边开过。两分钟装一袋水泥“跟上他!”钱先生喊道:“前面有4个散装水泥立罐!”果然,透过荒草最多的洼地,记者发现许多工人正在烈日下忙着灌装、过磅、扎袋子,几间临时搭建的工棚下面还有七八名工人在休息,两个可装二三十吨散装水泥的立罐已经空了,另两个正在直冒烟。不一会儿,100袋水泥就包装完毕。“5吨好了!”一名不戴口罩的年轻人对“车货”的拖拉机司机说。拖拉机司机一边答应着,一边将车倒到合适位置,让工人们将100袋共计5吨水泥抬上车。记者发现,戴口罩的工人有5名,都是讲普通话的外地打工者,每人平均两分钟可以包装好一袋散装水泥。两名管理者模样的人说的金华话带着浓重的金西口音。50公斤一袋10元钱见我们跳下车,所有正在装袋和休息的工人都警惕地看着我们。“怎么卖?我们要的量很少。”钱先生问道。这名管理者模样的年轻人听说是泥水工介绍来的,放松了警惕:“10元一袋,50公斤装。”钱先生又问:“有没有‘尖峰’啊?”“这要靠凑呢!尖峰水泥厂这两天都停电了,没有水泥运出来!”一听钱先生是用来粉刷的,他推荐道:“这两天都是‘××’牌,粉刷再好不过了!”得知我们需要送货上门,他开价道:“3吨就可以用拖拉机送了,每吨220元。”不义之财购买轿车当我们了解完情况开车出来时,这么偏僻的废弃厂区开来一辆高档轿车。赵先生告诉记者,这里的老板就是靠收购水泥发了大财,不到半年时间就买了轿车。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这里的老板以每吨150元的价格从运输灌装水泥的司机那儿收来,然后以每吨185元~190元的价格批发给“车货”的拖拉机司机,市场上最好的“尖峰”水泥根据强度不同分为每吨220元~270元不等。从每天进出五六辆灌装水泥车来看,这里一天的交易量在60吨~80吨,可见他每天能赚多少差价!与其说是散装水泥收购点,倒不如说是“水泥收赃销赃窝点”。  水泥厂边暗藏窝点7月17日下午,记者来到金竹公路婺城区乾西乡黄桥头村路段暗访。根据赵先生的方位图,位于中央储备粮库金华直属支库和申华水泥厂(金华市第二水泥厂)附近,就有两个散装水泥收购点。我们按图索骥,汽车进入安达停车场,一名看门的妇女前来阻拦:“你们干什么?”一路上我们发现从停车场外边一直延伸到停车场里是一辆辆外地牌照的灌装水泥车,心想里面一定有情况,就径直往里冲。果然在停车场最深处发现了五间临时用房,三四名工人正在用粮库的蛇皮袋包装水泥,粗略估计,已经包装好200多袋,边上停放着五六辆拖拉机和一辆衢州牌照的灌装水泥车。他们见我们过来,立即停下活儿站立起来。■调查水泥太多压塌房屋7月16日中午,在金东区多湖街道十二里村,记者见到了另一名知情者孙梨(系化名)。她说,这个村子的人对新安村有户方姓人家收购灌装水泥车司机偷来的水泥都比较清楚,因为他家专门为此在一水塘边建造了一间小屋充当“水泥桶”,上下开两个口子,盖上薄膜,就可以灌装了。去年生意好的时候,日夜雇人包装都来不及。一时间,每天来他家赚小工的外地打工者络绎不绝;而每天清晨,灌装水泥车已经早早地在他家门口等候卸货了,据说多的时候一车可以“剩回”20吨。终于有一天,塘边小屋承受不了每天数十吨水泥进出的压力,突然被撑破了。根据孙女士的指点,我们看到了那户人家被撑破的塘边小屋,但他家的水泥收购生意仍没有停歇,又在自家一楼开了两个管道,一进一出,用塑料薄膜遮盖,防止尘土飞扬。“盗运销”极其隐蔽金华一家中外合资的房地产公司曾经是灌装水泥“盗运销”的受害者。昨天,该公司工程部朱经理向我们讲述了2003年他们开发的“××花园”工地被猖狂盗运水泥的事。当时,房地产工程已经进入地下室建造的扫尾阶段,在检查预算和实际用量时发现工程亏本严重,朱经理就开始怀疑有人偷水泥。于是,他关照工地的材料人员:当灌装水泥卸载后,把盖子打开,用湿棍子插入,用电筒一照就可以看清还剩多少水泥,如果棍子上水泥沾了几厘米,那说明还有200公斤~300公斤没有卸———这算是正常的。然而,只要工程部用这个方法,每次至少发现有两三吨没有卸完,而驾驶员总是辩称“自己以为已经卸完了”,其实是利用材料人员不专业,看到卸完的水泥灌冒烟了就开票放行,却没有检验压力表上的数据。有一回,看管人员当场查出还有一个小肚(罐装车分小肚和大肚)的七八吨水泥根本没有卸过,就扣下想开车溜出厂的河南籍驾驶员,这回他的解释又是“车上的气泵没用,放不出来”。因为驾驶员只是操作手,而真正的“幕后指使人”是承包了水泥厂运输权的车主,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承包车辆为偷水泥为了公司财产不再受侵犯,朱经理决心查清销赃渠道,于是再次关照工地的材料人员:不用当场查验气压表,而是一路跟踪卸货出厂的灌装水泥车到某地,再用这种古老的方法查验,看看是否能抓住盗窃证据。果然,“盗运销”日益猖獗的灌装水泥车司机不知是计,一路直奔目的地金东区多湖街道十二里村那户方姓人家。他们马上拦截该车,要求带回检查。结果放了5分钟罐里还有许多水泥,一过磅竟然有7吨多!这下这名河南籍司机慌了神,交代了是车主要求自己利用专业手段,每天每车从工地上偷偷截留数吨水泥运到这个收购点的;车主还威胁他,偷来的水泥如果当天不能销掉,第二天回水泥厂被查出是要挨罚的。后来,这名车主碰到朱经理竟然大言不惭:“不光我一个,我们承包车就是为了偷水泥,你们工地偷不了,我就叫司机到其他工地上去偷。现在赚饱了,我已经把这辆灌装水泥转让了。”朱经理告诉记者:“水泥厂为了信誉,倒是希望给客户的水泥完全卸完。但自从国企水泥厂的运输权拍卖以来,聚集在洪源的河南籍驾驶员受聘于灌装水泥车车主,每天往返于水泥厂、工地和收购点。他们甚至和工地材料人员相勾结。在婺城区和金东区形成了地下水泥销赃市场,‘盗运销’一条龙从1992年、1993年就陆续出现,到了1997年至2000年达到高峰,按一人一天偷两吨水泥计算,他的一年不法利润达到20多万元,比一年能赚的运费要高出两三倍!”  ■疑惑谁来堵住黑洞?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朱经理、赵先生于2003年、2004年先后到辖区派出所报案,但值班民警的答复是:“构不上盗窃,除非有销赃的有力证据。”朱经理不解:仔细算来,一次偷数吨水泥也价值几千元钱了,一个窝点如果一天可销赃物4个散装水泥立罐共计100吨的水泥,价值可不小。谁对这黑洞进行一次集中侦查?赵先生认为,打击力度不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恶性循环,导致散装水泥盗运销黑洞越来越严重。他告诉记者:有个收购点老板曾经因为销赃被罚款过,但回来立即增加了三个25吨级的散装水泥立罐,不法生意更红火了。朱经理、赵先生都认为:从源头铲除散装水泥销赃市场,才能从根本上堵住这个黑洞。(中国水泥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底层腻子

云多拉灰

练字培训班

赤流佛像寺庙雕塑工程查看

相关阅读